冤魂借案報仇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1
  • 来源:老师的快感电影完整版_老师的胸软软的真好吃_老师来我家让我插

    乾隆年間,蘭東縣塔堡鎮上有一傢豆腐作坊,主人姓丁,五十多歲年紀。丁老漢老伴早年過世,膝下無兒,隻有一個女兒名喚翠蓮,父女在小鎮上開豆腐作坊為生。翠蓮喪母後,女孩傢感到孤單,便認鄰居張傢老夫婦做幹爹幹娘。兩傢原來就處得很好,有瞭這層幹親關系就更親近瞭。翠蓮時常替幹娘做些針線活兒,張傢的兒子張柱也經常為丁傢的豆腐坊幫忙。翠蓮二十歲這年,丁老漢為女兒招贅瞭一個倒插門夫婿。女婿名叫李引,入贅丁傢後頭幾個月裡還蠻勤懇,起早貪黑和老嶽父一起經營豆腐作坊,丁老漢和丁翠蓮對李引十分滿意。可是,這李引過去染上瞭好賭博的惡習,忍瞭幾個月過後又舊病復發,便背著老嶽父偷偷地進賭場。丁翠蓮多次好言相勸,要丈夫走正道。李引非但不聽,還時常出口不遜大罵丁翠蓮,為此,小倆口兒時常吵架。後來有一天,李引莫名其妙地失蹤瞭。
    起初丁老漢和翠蓮也沒當回事,一晃三個多月過去瞭,李引卻音訊皆無。這下父女倆慌瞭神兒,四處打聽,仍無消息……李引的父母對兒子突然失蹤日久不歸,便生瞭疑心,認為是兒媳丁翠蓮因夫妻不合起瞭歹心害死瞭兒子。特別是丁翠蓮的幹哥哥張柱過去常給丁傢幫忙,兩傢關系不一般,說不定幹兄妹私通合謀害死瞭李引……於是,李傢就求人寫瞭狀紙告到縣衙,又悄悄地送上幾十兩銀子。
    蘭東縣劉知縣是個問事不明斷案不清又斂財如命的貪官,吃瞭李傢的銀子,命衙役把丁老漢父女和張柱一起帶到縣衙,在升堂審訊時,三言兩語便動瞭刑具。丁翠蓮父女和張柱三人大喊冤枉,不肯招認,劉知縣又喝令衙役動大刑。兩邊衙役一個個如狼似虎,不由分說將丁傢父女打得皮開肉綻、血肉模糊,當即昏死在大堂上。劉知縣便命衙役用冷水將父女倆噴醒,然後將父女和張柱押入監牢,準備次日再審。
    丁翠蓮無故受瞭這麼大罪,越想越恨李引,找瞭這麼個喪門星男人,早知如此真不如把他殺瞭解恨!她身上被打得鮮血淋漓,像針紮一樣疼,直到後半夜才迷迷糊糊地睡著瞭。這時候,丁翠蓮突然看見一個陌生的中年人來到她跟前。中年人說:“小夫人不要害怕,實話對你講,我也是冤鬼,姓王名祥,系被人所害。今天前來一是求你為我報仇,二是幫你洗清冤情……”丁翠蓮受瞭重刑後已感到性命難保,當然也不怕什麼鬼魂瞭,便說:“我一個弱女又是被押的罪犯如何能為你報仇?你一個冤魂又如何幫我洗清冤情?”鬼魂王祥說:“隻要你按我說的辦,管保你父女安然無事……”丁翠蓮說:“你要我怎樣辦呢?”鬼魂王祥說:“明日知縣升堂審問時,你就招認是你害死瞭李引,就說把李引的屍體埋在你傢後院的一株杏樹下面瞭,這樣事情就會真相大白,而我的冤仇亦可得報……請務必牢記按此而行,不然你父女就要屈死在劉知縣的棍棒之下,還要留下萬世罵名……”鬼魂王祥說罷轉眼不見瞭,丁翠蓮也忽悠一下醒瞭。
    第二天,劉知縣命衙役從牢中提出丁翠蓮繼續升堂審問。劉翠蓮依然不肯招認,劉知縣便命衙役大刑伺侯。劉翠蓮一見擺在面前的刑具,忽然想起昨夜夢中那鬼魂王祥的囑托,心想,看來招也是死不招也是死,與其被知縣的棍棒折磨死倒不如按鬼魂王祥所說的招認瞭,或許真的有一線希望……丁翠蓮想到這裡,便道:“大老爺且莫動刑,民女招認就是瞭……”
    劉知縣讓丁翠蓮畫瞭招供後,又問道:“你既然招認害死李引,屍體現在何處?”
    丁翠蓮回答道“屍體被埋在我傢後院杏樹下。”
    劉知縣當即派人去丁傢後院挖屍,果然在杏樹下挖出—具骷髏。劉知縣大喜,當下便整理案卷連同犯人供詞、物證一起報送永平府。
    永平府知府秦正明看瞭案卷和供詞後,又驗看被害者的屍骨,經過反復琢磨覺得有些疑點。被害者李引失蹤僅僅三個多月,從這具骷髏骨來看此人絕非死於近年,起碼應在十年以前,時間上明顯不符。可是,那丁翠蓮又為什麼招供呢?秦知府覺得事關人命不可草率,於是,決定親往蘭東縣進行復審。
    秦知府來到蘭東縣後,立即提審人犯丁翠蓮。令秦知府大感驚訝的是,丁翠蓮卻大喊冤枉並將先前的供詞全部推翻!秦知府問丁翠蓮道:“就算是你被屈打成招也罷,可是,那骷髏白骨卻是從你傢後院杏樹下挖出來的,這又如何解釋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