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太監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48
  • 来源:老师的快感电影完整版_老师的胸软软的真好吃_老师来我家让我插

1

長安的雪足足下瞭三天三夜。

小太監急匆匆跑進梓橦宮,喘著粗氣對趴在軟榻上淺睡的洛枝說:“娘娘,皇上駕崩瞭!太子爺和無宴總管起瞭爭執,在鐘離宮裡鬧得不可開交,太子爺說要殺瞭總管大人!”

洛枝一下子站瞭起來,飛快地跑出梓橦宮,小太監在後面喊:“娘娘,您還沒穿鞋啊!”

她光著腳在雪上奔跑,渾然不覺得冷。

她跑散瞭發髻,跑掉瞭一地珠釵,她的雙腳被磨破瞭,殷紅的血印在雪白的雪上,顯得觸目驚心,但她不曾停下來,她害怕她又一次去晚瞭。

像十八年前,她同太子大婚那天,聽聞他即將凈身入宮,她沒命地跑,可是等她在全然陌生的皇宮裡終於找到他的時候,一切都太遲、太遲。

她永遠記得那一夜,雪也同今天一樣大,他躺在窗邊的木板床上,眼神很平靜,聲音淡淡地道:“從今天起,我是太監趙無宴,你是太子妃娘娘洛枝。以後可不能這樣冒冒失失跑到這裡來瞭,若是被有心人撞見,會說不清楚的。”

她撲過去抱住他,呢喃道:“那麼小石頭,最後叫我一聲小枝吧。”

“小枝。”他溫柔地笑,一如小時候的模樣。

小時候的小石頭,總是這樣一副溫柔好脾氣的樣子,她以為她會嫁給他,可後來他變成瞭她的姐夫。他不許她喊他小石頭,他說小枝,你得喊我姐夫。

這一次,他沒有糾正她的叫法呢。

她咯咯地笑瞭起來,丟瞭魂似的松開他,然後轉身走入漫天大雪裡。

那場寒徹心扉的大雪,在她心裡從未停歇地下到瞭現在,從此她度過的每一天,都是寒冬。

她一口氣跑到瞭鐘離宮,她用力推開厚重的殿門,鐘離宮裡燈火如晝,所有人都回頭看她,包括被她的皇兒和一劍穿心的趙無宴。

隔著一排琉璃宮燈,她看見他的胸口開出一片曼陀羅,他竟然還在對她笑,他朝她伸手,像是想要抓住她。

一如二十多年前,他還是面容俊秀的少年郎,她是任性乖張的小少女。那時候他還不是她的姐夫,他隻是她的小石頭。

她拖著凍僵的雙腳,蹭到瞭他身邊。

“對不起啊,小石頭,我總是來晚一步,總是來得太晚。”她的聲音有些破碎,聽得人心裡呼呼的疼。

琉璃燈花下,她的兩鬢早已斑白,再不復年少。

趙無宴忽然有些恍惚,不知是不是快要死瞭。這一路走來,他和她互相攙扶著、傷害著,卻又深愛著。他竟然算不清,他到底認識她多少年瞭。

因為回憶的盡頭,隻有揮之不去的痛,痛得他站不直身子,痛得他眼淚都落下來瞭。

2

但洛枝永不會忘。

她第一次遇見趙無宴的時候,他還不叫趙無宴,他叫江淮欽。他爹是新科狀元,小小的江淮欽不過七歲大,跟著傢人搬到烏衣巷。她爹是皇上身邊的紅人,江淮欽的爹爹帶著他來她傢做客。

四歲大的洛枝頑劣、調皮,那天她推著腿腳不方便的姐姐在花園裡跑,叫一顆小石頭絆瞭一跤,趴在地上號啕大哭,姐姐坐在輪椅上急得不知所措,也跟著大哭起來。

江淮欽便是這個時候出現的,他跑過去扶起她,拍拍她衣衫上的泥土,用幹凈的袖子替她擦眼淚:“不要哭哦,我幫你吹吹,吹吹就不疼瞭。”

她傻傻地望著他,眼前的小少年,竟然比她和姐姐生得都要好看,她用力推開他,撿起地上的小石頭去丟他,她嘴一歪哭得更兇瞭:“我不要你幫我吹吹,你比我好看,你這個壞蛋,明明小枝才是最好看的。”

他被她丟中瞭額頭,那裡火辣辣的疼。他看她哭的那麼兇,有些手足無措,他撿起那顆小石頭放進她的手裡,輕聲說:“那你再丟我吧,隻要你不哭瞭。”

她低頭看著手心裡的石塊,一時間不知該怎麼辦,最終她哼瞭一聲,老氣橫秋地道:“我才沒有那麼幼稚呢。你叫什麼名字?為什麼會在我傢?”

“我叫江淮欽,跟爹爹來做客。”他有板有眼地答,“你呢?”

“本小姐的名字你不許問!”她眼見著又要暴跳如雷,但看見他這幅淡定的模樣,她就氣不起來,“江淮欽一點都不好聽,你就是個石頭!都不知道哄小枝開心。石頭石頭,小石頭!”

於是他便成瞭她的小石頭,她明明討厭那個比她好看的傢夥,卻不知不覺地總是往狀元府跑,從她四歲的年華,一直跑成十四歲的小少女。

他要念書,她就撕書搗亂,他要寫字,她便用毛筆畫花他所有的宣紙。

然而即便是這樣,他仍舊在十七歲那年金榜題名,成為當朝最年輕的文官。而她爹爹,早就封閣拜相,在朝堂之上呼風喚雨。

“新科狀元相貌堂堂、才華橫溢,真真是一表人才,做得瞭你洛傢的女婿吧。”洛枝聽見爹爹的同僚對爹爹說,“令媛才德兼備,相貌也是頂尖兒的,兩人若是能在一起,也稱得上佳偶天成啊。”

“哈哈。”她爹爹總是爽朗一笑,然後瞅瞅她,她就一臉通紅地低下頭去。

誰要和他佳偶天成啊,她才不要!

3

她明明應該很別扭,但心中卻有些竊喜。

她坐在輪椅上給姐姐削蘋果,姐姐坐在那裡愣愣地發著呆。

洛枝從記事起,姐姐就一直坐在輪椅上,並且還隔三岔五地吐血生病,大夫都說她能長到這麼大,已經是個奇跡瞭。

“姐姐。”她將蘋果遞給姐姐,有些害羞地問,“你覺得小石頭怎麼樣?”

姐姐面色一僵:“怎麼忽然問這個問題?”

“你就說說嘛。”她拉著姐姐的手臂搖瞭兩搖。

姐姐有些無奈,隻得說:“淮欽很好,隻是他太好瞭,一定有很多姑娘傢喜歡他的。”

“有姑娘喜歡才證明他很出色啊。”洛枝有些驕傲還有些得意,因為無論多少姑娘喜歡他,他都一定是她的。

“姐姐你也喜歡他嗎?”洛枝忽然註意到一個問題,“你說很多姑娘喜歡他,那姐姐你呢?”

姐姐急忙偏過頭去,她淡淡笑瞭笑:“我沒有想過這個問題。”

“姐姐你不要喜歡他哦。”她說得很認真,“因為小石頭是我的,他是我的。”

姐姐沒有說話,隻是輕輕嘆瞭一口氣。

那後來沒過幾天,她就聽說江傢來提親,並且爹爹已經答應瞭。她高興壞瞭,卻又因為女兒傢的矜持,不能表露太多的情緒。

那天一傢人坐在院子裡吃飯,吃到一半,爹爹放下筷子道:“小枝,你蘇州的姑媽來信讓你去住幾天,順便讓她教你一些規矩禮儀,後天你就去吧。”

“爹爹,你是不是答應瞭江傢的提親?”她忍不住問。

爹爹眼光一閃,點瞭點頭:“我是答應瞭,所以才要你去蘇州學規矩,好好學,莫要辜負為父的期望。”

“嗯!”她開心極瞭,飛快地吃完,顧不得擦嘴就跑去找他。

他正坐在書房裡與人說話,見她急匆匆地來,他屏退左右,走上前替她擦拭汗濕的額頭,“這麼急匆匆地來,也不怕摔著瞭。”

“喂,聽說……你爹爹去我傢提親瞭。”她低著頭看著自己的腳尖,不敢去看他的臉,明明從爹爹那裡得到瞭肯定的答案,卻還是忍不住來跟他確認。

“嗯。”他輕聲答,原本想要觸碰她額頭的手,驀地停在瞭半空,“小枝,你願意嗎?”

“我……”她臉紅瞭,然而嘴上卻說,“我才不要嫁給你呢!”

“呵。”他低低笑瞭笑,他支著她的下巴,迫使她直視他的眼睛,“那麼小枝,你想嫁給誰呢?”

“不管是誰啦!”她氣惱得很,惱他怎麼就不知女兒傢的羞赧與別扭,她一跺腳,扭身就走,“我要去蘇州瞭,就是來跟你道個別!”

“小枝!”他驀地喚住她,聲音裡似乎隱藏著某種異樣情緒。

“嗯?”她回頭看他。

那時候她的身後是大團大團錦繡妖嬈的牡丹開成瞭海,她娟秀白皙的面龐上,紅暈未散,看上去明艷動人,他心裡猛地一痛,他沖她笑瞭笑,然後揮瞭揮手,輕聲囑托:“一路走好,小枝。”

“別說得我們好像見不到面瞭一樣。在傢乖乖等著我回來,小石頭。”她跑回去,一把拉下他的頭,在他唇上印下一個吻,然後在他尚在震驚之中還未回神之前,逃也似的跑開瞭。

留下江淮欽石頭一樣地立在原地,窗外風雲舒卷,鳥鳴啁啾,洛枝羞赧的表情,讓他滿心喜歡,喜歡得整顆心臟一緊一緊地抽痛。

4

說是住幾天,可她這一住,便是三年。

蘇州三年,姑媽變瞭法子地折磨她,走路吃飯,坐姿說話,一點都不能有差池,若不是念著回去就能嫁給小石頭,洛枝一早就忍受不住瞭。

“姑媽該教你的,全都教瞭,小枝以後可就靠你的瞭。”她在洛枝肩上按瞭按,眼睛裡滿含期待之色。

“姑媽你放心,我一定不丟你的臉!”洛枝拍著胸脯保證,“爹爹終於來信讓我回去瞭嗎?”

“嗯。”姑媽眼神有些閃爍,她提她順瞭順額前的發,“小枝,你須知道,女人這一輩子,要嫁便嫁這世上最好的人。”

“謝謝姑媽教誨。”她謙遜得體地說,心裡卻暗暗得意,在她眼裡,小石頭便是這世上最好的人瞭。

次日,收拾妥當瞭,姑媽送她到渡口,她站在船頭沖她揮手,心裡無比雀躍,三年未見小石頭,他變成什麼樣瞭呢?回去瞭……就可以嫁給他瞭吧,她想著,臉上驀地紅瞭。

從蘇州到長安,匆匆數十天,當她的雙足終於踏上長安的地界,她不肯再坐馬車,她卸下一匹馬,翻身跨瞭上去,然後一路雞飛狗跳地往烏衣巷去瞭。

她停在江傢大門口,顧不得女兒傢的矜持,沖進江傢便喊:“小石頭,我回來啦,快出來見我!”

然而她喊瞭許久都不見人來,最後還是一個傢丁瞧不下去瞭跑來告訴她:“洛小姐,少爺已經不在這裡瞭。”

“那他人呢?”她杏眼圓瞪,嬌蠻地喝道,“本小姐今天回來,他竟敢不在傢裡候著!”

“他在洛府。”下人小聲地答。

她的心情在一瞬間變好,原來他知道她要回來,提前去洛傢等著瞭啊。心裡浮上一絲甜甜的味道,她出瞭江傢,推開傢門便去尋江淮欽。洛傢人見她回來,面色都有些奇怪,她被喜悅沖昏瞭頭,也沒有去在意這些。

直到——

直到她在姐姐的院子裡,找到瞭正與姐姐抱在一起,說著呢喃耳語的江淮欽。

她如蒙電擊般僵在那裡,好一會兒她才找回自己的聲音,她沖過去拉開江淮欽,她大聲喝道:“你們在幹什麼!”

“小枝?”姐姐錯愕地盯著洛枝,“你怎麼回來瞭?”

洛枝卻不理她,她死死盯著江淮欽,她想從他臉上看出一絲慌張,可沒有,他如同她初見他的時候,淡定得不可思議。

她走過去狠狠扇瞭他一個耳光,她怒道:“小石頭,我不過離開三年,你怎麼能這麼對我?”

他沒有說話,隻是輕輕擦掉瞭嘴邊被她打出來的血,輕輕笑瞭笑,然後在她水汽氤氳的眼神中,淡淡地道:“你不該喊我小石頭,你應該叫我姐夫。”

她隻覺天地在一瞬間失去瞭色彩,耳邊聽不見一點聲音,她想她是不是聽錯瞭什麼,她扭頭看向姐姐,卻見她欲言又止,最終選擇瞭沉默。

“哈哈,姐夫?姐夫!”她嗓子口一甜,在巨大的憤怒與悲傷之中,硬生生嘔出瞭一口血,跟著她便眼前一黑,什麼都不知道瞭。

5

她生病瞭。

結結實實生瞭好一場大病,爹爹請瞭最好的大夫來醫她,她都給轟瞭出去。

對一個人從愛變成恨,或許隻需要一瞬間罷瞭。

她問過下人,下人告訴她,三年前她前腳離開長安,後腳江淮欽就變成瞭洛傢的上門女婿。她回來得太晚瞭,晚瞭三年那麼久。

“小枝。”姐姐終於還是忍不住來見她,她坐在那裡,蒼白瘦弱,憔悴不已,“你喝藥吧,你這樣,我們都很難過。”

“不要你假惺惺。”她冷冷道,“小石頭呢?你讓他來見我,你讓他自己來見我!他不來,我便永遠都不喝這藥!”

她一把掃開藥碗,滾燙的藥灑在地上,還冒著熱氣。

“小枝,我知道你怨我,姐姐也不想傷害你。”她怔怔落下淚來,“可是我已經嫁給瞭江淮欽,我已經是他的妻子,這是無法更改的事實。”

“你滾。”她大喝一聲,拿枕頭砸她,“你給我滾,我不想再見到你!”

姐姐眼神復雜地看瞭她一眼,最終沒有再說什麼,隻是撥著輪椅走出瞭她的房間。她將頭靠在床沿上,也不知是什麼時候沉沉睡去瞭。

夢裡她好像聞到瞭一陣熟悉的味道,她恍恍惚惚得睜開眼睛,面前是一張讓她愛到極致,卻也恨到極致的臉。

“醒瞭?”他聞聲道,“醒瞭,就把藥喝瞭吧。”

她癡癡地望著他,任由他將她扶起來,他端著藥碗,一勺一勺喂她吃藥。她不說話,隻是乖巧地吃,眼淚順著臉頰,一滴一滴落進藥碗裡,藥似乎因為眼淚變得更加苦澀,她卻一點都不覺得苦,大概是因為她心底已經苦到瞭極致。

“為什麼?”她哽咽著問,“小石頭你告訴我,為什麼不等我回來?為什麼要和姐姐成親?你明明知道我有多喜歡你!”

他將碗放在一邊,俊俏的臉上帶著一絲看不見的憂傷,他道:“你應該叫我姐夫的。”

“我不要叫你姐夫!”她惱,“你明明該娶的是我,是我!”

“你說不要嫁給我。”他平靜地說,“而且洛小姐你誤會瞭吧,我從未說過喜歡你的話,也不曾說過向江傢提親是要娶你的話。”

她錯愕地望著他:“洛小姐?你喊我洛小姐?”

“或者你希望我喊你什麼?”他靜靜地看著她,眼神平靜的像死水,“以後莫要說出什麼不該說的話,對你的名聲不太好。”

“勞你費心瞭姐夫。”她強迫自己壓下心裡的悲憤,三年的禮教學習已經讓她學會瞭隱忍自己的憤怒。

“好好養身體,我先走瞭。”他站起來走到門邊,洛枝再也忍不住將空碗砸在他腳下,破碎的青瓷濺起來,割傷瞭他的手背,他沒有回頭,也沒有停下腳步。

他攏在袖子裡的左手緊緊握成瞭拳頭,指甲刺破掌心,那裡早就血肉模糊,但他卻不覺得痛,因為有個地方,比受傷的手掌更加痛!

“我恨你!江淮欽我恨你!”她在後面哭得撕心裂肺,可他到最後也沒有回頭。他怕回瞭頭,一切就再也無法回頭瞭。

6

她哭過、鬧過、吵過,甚至尋死過,可最終她還是好好的活瞭下來。

或者隻是活下來瞭而已,她的心早就死瞭,從那個人變成姐夫的那一天,她的心就從未停止過疼痛。

爹爹似乎覺得對不起她,給她搜羅瞭全天下最好的東西,但她不稀罕。

“小枝,爹爹承認是爹做得不對,三年前我也是故意送你去蘇州的。因為你留下來,是不可能讓你姐姐嫁給淮欽的。”爹爹坐在她身邊,語重心長地對她講。

“為什麼是姐姐?”她諷刺一笑,“為什麼是她嫁?”

“因為你姐姐已經快死瞭!”爹爹嘆道,“她活不瞭多久的,她畢生隻有一個願望那就是嫁給淮欽,爹爹不能隻偏心你一個啊,或者說爹爹其實是在偏心你。小枝,你值得比江淮欽更好的人,爹爹希望你成為人上人。”

洛枝想過很多種理由,可唯獨這一個,她怎麼都沒有想過。

她曾問過姐姐,她問她喜不喜歡江淮欽,那時候姐姐回答的是從未想過這個問題。

騙子,大騙子!

她粲然一笑,姑媽曾對她說,女人這一輩子,要嫁便嫁這世上最好的人。她從未質疑過自己的心,她深信江淮欽便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人。

這簡直就像個笑話。

爹爹從一開始就沒打算讓她嫁給江淮欽,姑媽言語裡透露出來的那些,再明白不過。是她太天真,傻傻地忽略瞭。

他們騙得她好苦,好苦。

一個月後,姐姐病重,已經不能再坐輪椅瞭。她待在房裡繡著鴛鴦,她想起小時候,她總是推著姐姐的輪椅到處跑,因為爹娘告訴她,姐姐不能走路,哪裡都去不瞭。

她覺得姐姐太可憐瞭,所以無論去哪裡,她都會推著她。

可是這個讓她憐惜的姐姐,搶走瞭她深愛的小石頭。

可是這個搶走她深愛的人的姐姐,快要病死瞭。

她到底做不到鐵石心腸,在隔瞭三個月之後,她終於再一次踏進瞭姐姐住的院子。

院子裡很多人,爹爹眼睛紅紅地坐在那裡,江淮欽坐在床邊,細心地照顧著姐姐。她的心裡像有一根針在細細地紮,她強忍著掉頭就跑的沖動,在眾人驚愕的眼光裡,走到瞭姐姐榻前。

“你走。”她冷冷地對江淮欽說。

他沒有說話,隻是靜靜地走開瞭,她站在床前,居高臨下地看著姐姐。

她臉色蒼白,臉上瘦得看不到肉,她似乎感知到瞭洛枝的到來,顫巍巍地睜開瞭眼睛,她伸手抓住洛枝的手,似乎很欣慰:“小枝,你來看我瞭。”

“我隻是來看你有沒有死。”她的語氣很生硬,她偏開頭去,也不知是不想還是不忍心看她枯瘦的臉。

“別恨他。”她輕聲對洛枝說,“小枝別恨他,也別恨爹,你要恨就恨我一個人就好。姐姐活不瞭多久瞭,但姐姐希望你能快樂一些。”

“可我的快樂,已經被你奪走瞭啊。”洛枝癡癡笑瞭起來,“洛枝這輩子,都不可能再得到快樂瞭。”

“對不起。”她輕聲喃喃。

洛枝甩開她的手,轉身跑瞭出去,江淮欽正站在回廊裡,望著廊外飄落的杏花發呆,洛枝心裡浮上一絲邪火,她一把揪住江淮欽將他拉到屋後,她用力將他推倒在地,她撲上去用力吻他。

“別這樣,二小姐。”他想推開她,可是她像是耗盡全身的力氣,就是不松手。

直到他嘴裡嘗到一絲苦澀,他這才發現她哭瞭,她那麼絕望地在哭,他心裡一陣一陣的疼。他其實舍不得她哭的,寧願用自己的一滴血去換她的一滴淚,但老天爺和他們開瞭一個天大的玩笑,於是一切就走到瞭如此荒唐的地步。

他伸手想替她擦擦眼淚,可就在這時候,他聽見屋前傳來一陣哭聲。

“姑爺,姑爺,你在哪裡?大小姐去瞭!”

“對不起小枝,對不起。”他閃電般地推開她,將她留在屋後陰暗的角落裡,一個人走掉瞭。

“呵呵。”洛枝用手背擋在眼睛上,可是眼淚卻怎樣也抵擋不住。

7

姐姐下葬後沒多久,爹爹就病重瞭,他整日臥床,整個人迅速憔悴蒼老下去。江淮欽作為入贅的姑爺,這些日子盡心盡力地忙於打理洛傢的事務。

洛枝在房內請瞭伶人回來唱戲,唱的是西廂。小時候她很喜歡聽戲,總是為戲裡人落淚、歡喜,可如今,她竟覺得那戲裡的痛,比不上她半分。

“小姐,您快去見見老爺吧,老爺快不行瞭。”丫鬟急匆匆跑來喊她,“小姐,不管怎樣,那都是您親爹啊。”

“你閉嘴!”她變得乖張嬌蠻,她甩瞭那丫鬟一巴掌,將她趕瞭出去,“你是什麼東西,你有什麼資格勸我?”

她趴在桌上傻傻地笑,笑著笑著便怎樣都笑不出來瞭。她踉蹌地起身,幽魂似的到爹爹病榻前。她覺得自己仍舊不夠狠心,對姐姐如此,對爹爹也是如此。

“小枝,你要好好活著。”爹爹用力拽著她的手,他將她的手放進瞭江淮欽的手心裡,他轉頭看向江淮欽,緊緊盯著他的眼睛說,“淮欽,你這個當姐夫的,不能丟下小枝不管。你要好好照顧她,連同我和她姐姐的那一份。”

“我會的,嶽父大人。”江淮欽溫聲道,“我會將她當作自己的親妹妹一樣。”

“好,小枝還沒嫁人,我也一直沒有替她準備什麼嫁妝。女兒傢出嫁,嫁妝越多越風光。淮欽,你替小枝準備一份嫁妝,送她出嫁。”爹爹絮絮叨叨地吩咐,“她性子刁蠻任性,一定要找個好脾氣的相公。淮欽,你要替她選一門好親事。”

“你放心,小枝的嫁妝,一定是全天下最好的。他的相公,我也一定會找到最好的。”他輕聲道,“我也不會丟下她不管的。”

“好好好。”爹爹連說瞭三聲好,然後搭在洛枝手背上的手無力地滑瞭下去。

洛枝隻是靜靜地聽著,就像是在聽與自己毫不相幹的事情。

洛傢迅速地敗落下去,若不是江淮欽裡裡外外地打理,怕是她已不能再這麼揮霍無度、錦衣玉食下去。

她覺得自己已經麻木瞭,已經不會再為任何人和事而落淚。

而就在這時候,皇上給她賜瞭婚,他將她賜給瞭當朝太子爺。換做任何姑娘,得瞭這樣的親事必定是歡喜的,因為嫁給太子爺,就意味著嫁給瞭未來的皇上。

她未置可否,事實上不能嫁給江淮欽,她覺得嫁給任何人都沒有差別。

“小枝。”江淮欽從外面走進來,喚醒在發呆的洛枝,“你是不是不願意嫁給太子?若是你不願意,我便去和皇上說說,請求他收回成命。”

“你肯娶我嗎?”她盯著他的眼睛,他的眼神裡有一絲躲閃,她嘲諷似得笑瞭起來,“你不肯娶我,就不要假惺惺地問我願不願意。嫁給太子好啊,姑媽說,女人這輩子一定要嫁給這世上最好的人,嫁給太子爺不錯,將來當上皇後,就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,我覺得很好,真的。”

他怔怔地看著她,她曾經很愛笑,可是現在的她,與曾經嬌蠻任性的洛枝,全然不似一個人。

“嫁妝。”她輕聲道,“你答應過我爹,會給我天下第一的嫁妝,不要忘記瞭。”

“好。”他允她。

8

洛枝第一次見到太子,並不是新婚夜。離婚典還有一個月的時候,她就被接到宮裡,自有宮人教她禮儀。

學的時候她才發現,那些東西姑媽曾教過她,她學瞭整整三年,怎麼可能不會。

她爹爹說,她值得嫁給比江淮欽更好的人,要成為人上人。

她就要成為人上人瞭,可他卻病死瞭。

“呀,你就是洛枝。”太子來的時候,是深夜,洛枝睡不著,坐在窗前盯著天空圓月胡思亂想。

她聽見聲音驚得回神,太子上下打量瞭她一下:“想不到,洛丞相的千金倒是長得貌美如花。倘若你心裡沒有一個江淮欽,我或許會愛上你,從此後宮隻寵你一人。”

洛枝皺瞭皺眉,她從他言語裡聽出瞭他的身份,她有些驚訝:“我以為我們並不認識,你以為你瞭解我什麼?”

“哼。”他冷冷哼瞭一聲,在洛枝身邊坐下,“你不認識我,是因為有些人將你保護得太好,好到你一無所知的地步。”

洛枝心裡咯噔一下:“你什麼意思?”

“意思就是你成為太子妃,也絕不會得寵,我不會碰已經被人碰過的東西。”他說著,站起來就要走。

洛枝一把揪住他的袖擺,攔著他不讓他走:“被人碰過?你不想娶我可以直說,何必出言侮辱我?”

“侮辱?”他冷笑道,“你和江淮欽同住一個屋簷下,說你與他沒什麼,誰會相信。”

“他是我姐夫。”洛枝冷靜地辯解,“我與他毫無幹系!”

太子愣瞭一下,細細看她的表情,好一會兒才說:“你自己相信嗎?”

“哪個姐夫會為瞭小姨子做到這樣的地步?”太子冷冷道,“三年前,他為瞭阻止我要皇上下旨將你賜婚給我,他娶瞭你的姐姐,將你遠遠地送走,遠離是非。三年後,他想帶你遠離烏衣巷,哪有那麼容易?”

洛枝怔怔地聽他說,他說的每一個字她都明白,可連在一起的意思,她一點都不明白。

“你在說什麼啊?”她呆呆地望著他,“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。”

“聽不懂?”他諷刺一笑,“那我便讓你聽明白。”

三年前,洛枝的爹爹洛丞相,想要扶持三皇子,太子一黨自然不可能坐以待斃,拴住洛丞相其實很簡單,隻要將洛枝賜婚給太子,洛丞相就算再不想讓太子登基,也不得不屈服。

然而這個時候,江淮欽去瞭太子府,他跟太子做瞭個君子協定。

“朝堂上,並非洛丞相一個人支持三皇子,若是太子你願意放棄洛枝,我便助你蕩平朝堂上三皇子的黨羽,這是你娶洛枝也無法做到的事情。”他不卑不亢地對太子說,“我助你登上皇位,你別動我的洛枝,成交嗎?”

太子自然是聽說過這位十七歲便金榜題名入朝廷的新科狀元,他更知道江淮欽本來也是支持三皇子的,但如今,為瞭一個小小的洛枝,他舍棄瞭自己的原則與堅持,選擇站在瞭他這一邊。

不娶洛枝,似乎要比娶洛枝,更加有意義。

9

洛丞相一直想讓洛枝與三皇子聯姻,所以當江淮欽提出要娶洛傢癱瘓在輪椅上的大小姐時,他沒有反對,隻要江淮欽放棄洛枝,洛丞相願意讓出洛傢大小姐。

於是三年前,洛丞相將洛枝遠遠地送去瞭蘇州,而江淮欽娶瞭她姐姐,將他與洛傢綁在瞭一起,他裹挾著洛傢,站在瞭太子這一邊。

那之後的三年,他做到瞭和太子約定的事情,三皇子已經徹底不成氣候,太子之位穩如泰山,不可撼動,洛丞相這才意識到,他被江淮欽算計瞭,但此時大勢已去,他氣病瞭,並且病來如山倒。

洛枝終於從蘇州回到瞭長安,姐姐和爹爹接連著去瞭,洛傢開始敗落下去。

江淮欽找太子,他說:“如今太子已經登基,臣也可以功成身退瞭,望太子成全。”

太子說到這裡,哈哈笑瞭兩聲,他對洛枝說:“江淮欽是不是傻瓜?他竟然想要離開朝堂,這樣的一個人才,我怎麼可能讓他離開朝堂?並且離開的理由,還是一個女人!”

“怎麼會這樣……”洛枝徹底呆在瞭那裡,她想說一定不是這樣的,可是太子為什麼要騙她?

“不過幸好,江淮欽是有弱點的,他的弱點就是你,洛枝。”太子伸手掐住她的脖子,笑得陰冷,“隻要拴住瞭你,便拴住瞭江淮欽。”

他將她往後推瞭一把,她踉蹌地跌在地上,她卻渾然不覺得痛,甚至連太子是什麼時候走的都不知道。

“怎麼會這樣?”她想哭又想笑,“不是這樣的……”

她拼命說服自己不是這樣的,因為那樣自己才能恨江淮欽。假如有一天她連恨都不能再有瞭,她又要對他抱有怎樣的感情?

她不知道啊!

她站起來跑出去,她一路跑回洛傢,她在自己的房間裡,見到瞭對著她發簪發呆的江淮欽。

江淮欽見到她回來,有些吃驚,洛枝逼近他,她說:“江淮欽,你喜歡我嗎?”

“不喜歡。”他飛快地答,“回宮裡去,小枝,快回去。”

“江淮欽!”她喊道,她撲過去緊緊抱住他,她用力咬著他的肩膀,近乎絕望地說,“可不可以誠實一次?哪怕隻是一次?你喜歡我嗎,江淮欽?”

他沉默瞭,他渾身僵硬著,他原本就不堅定的理智,正在分崩離析。

她咬得很用力,然後他動瞭。他猛然抱住她,他發瞭瘋似的吻她,他什麼都沒有說,但她已經得到瞭答案。

她從他的吻中,嘗到瞭愛與絕望的味道。

他抱著她走向床榻,紗幔落下,她的眼淚終於落在瞭他的唇邊。

10

“帶我走吧,小石頭。”她靠在他懷裡,輕聲道,“我們可以去一個沒有人的地方,隻有我們兩個人,好不好?”

“好。”他握緊瞭她的手。

她收拾瞭不多的行李,與他連夜出逃,然而他們沒能逃走,太子帶人守在城門口,他像是已經料到瞭他們的全部心思。

三天後,她與太子大婚,紅蓋頭下,她的眼淚沒有停下來過。她想知道為什麼,為什麼她和他愛得那麼苦、那麼痛。她不過是想好好愛他,隻是那麼卑微的願望都無法實現。

“普天之下莫非王土。洛枝,你哪裡都去不瞭。”太子的目光陰沉得可怕,像隻被激怒的雄獅,“帶著太子妃潛逃,可是要狠狠治罪的。”

“你把他怎樣瞭?”洛枝心裡莫名一緊,她用力抓著太子的衣襟,“你到底把他怎麼樣瞭?”

“沒怎麼樣,不過是處以宮刑而已。原本我還想讓他封閣拜相,輔佐我治理天下,可他不識抬舉。他想帶走你,這是讓全天下人看我笑話!不過你應該高興啊,因為這樣,他就能留在你身邊瞭,不是嗎?”太子冷冷道。

“畜生!”洛枝憤怒至極,她用力推開太子,光著腳跑出瞭太子宮。

外面是鵝毛大雪,掩埋瞭道路,她甚至辨不清方向。

等等,再等等,上一次她遲到三年,這一次她不要遲到,她不要!

可是老天爺似乎聽不見她的聲音,她在大雪裡跑瞭很久,一身紅裝濕透,她終是尋到瞭那個地方。在那個破敗簡陋的地方,他像個破敗的玩偶一樣,躺在冰冷的木板床上,窗外的雪時不時落進來,他的一邊身子已經被雪掩埋瞭。

“小石頭。”她的聲音不可控制地顫抖著,她撲過去用力抱著他,她一遍又一遍地喊他,“小石頭,小石頭,小石頭,你不要丟下我啊。”

他轉動眼眸,對她笑瞭笑,他輕輕描摹她的臉龐,說:“我答應你爹給你準備好天下第一的嫁妝,可是能送給未來皇後的,好像隻有一樣。”

“小枝,我把自己送給你好不好,這個嫁妝會不會太寒酸瞭?”他苦笑瞭一下,“原諒我小枝,這是我唯一能為你做的。深宮很冷,我知道,唯有這樣,我才能陪著你,一直都陪著你。”

“我不要,我不要這樣。”她的心很疼,疼得眼淚怎樣都停不下來,“小石頭,我不要愛你瞭,如果我的愛讓你這麼痛,我寧願不愛你!”

“你是故意的,你故意帶我走,這樣才能讓太子對你做出這樣的事情,對不對?”她哭著問他,“為什麼要做到這個地步啊?”

“沒有為什麼。”他微笑著說,“不痛的,小枝,如果這是我們能在一起的唯一方式,我甘之如飴。”

“可是我不要!”她哭著喊著,可是於事無補。

他躺在那裡,目光平靜無比地說:“從今天起,我是太監趙無宴,你是太子妃娘娘洛枝。以後可不能這樣冒冒失失跑到這裡來瞭,若是被有心人撞見,會說不清楚的。”

“以後,我會待在你身邊,待在你不需要奔跑就能找得到的地方。”他說。

11

會待在這裡,一直在這裡。

於是這麼一待,就是十八年。她在後宮戰戰兢兢,他伴著她如履薄冰,最後她成瞭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皇後,他變成瞭人人喊打、人人喊罵的閹人佞臣。

他為瞭她,雙手染上多少血她已經看不清瞭,她走的每一個腳印,都踩著一攤血漬。

他們就這樣,一路腥風血雨地走到瞭今天這般田地。

原來十八年是這樣短暫的時光,隻不過是一個回首,就全都過去瞭。

“不是你來得太晚。”江淮欽努力地想要笑一笑,“一點都不晚。”

洛枝用手按住他心口的傷口,可血還在沁出來,她抓著太子,懇求他:“喊太醫,皇兒快喊太醫。他不能死,無宴他不能死在這裡!”

“母後你糊塗瞭?”太子像看瘋子一樣看著洛枝,“趙無宴他是人人得而誅之的大奸臣,死有餘辜,喊太醫做什麼?”

“不是的,不是的……”她想解釋,趙無宴也許是天下人眼裡的奸臣,可是隻要是有可能對他們母子有威脅的,無論是皇子還是妃子,更甚至是朝堂之上對他們母子出言不遜的股肱之臣,他都一一除掉瞭,甚至其中不乏忠良之士。

可他之所以會這樣,是因為他想讓本不可能成為太子的七皇子,成瞭繼承皇位的唯一人選,甚至最後讓自己被七皇子手刃,造成太子誅殺奸臣的事實,隻為替他鋪好登基之路。

“這一次,一定來得及跟你說的。”他吃力地抓住她的手,像是想將她牢牢地抓在手心裡。

“十四歲,”他的視線有些模糊,看不清她的樣子瞭,燈火如晝,像是春光三月。她來同他道別,春花在她身後開如烈火,有那麼一瞬間,他想撲過去拉住她,就這麼不管不顧地丟棄一切,帶她逃離那個繁花如錦的烏衣巷。

“不想讓你走。”他笑瞭笑,他明明鬢角已經有瞭白霜,可他的眼神清澈一如少年時光,“你走那天,我追到渡口,想帶你走的,可是我去晚瞭,去的時候,船已經看不見瞭。”

“別說瞭,我知道,我都知道。”她極力想阻止他說下去,她總覺得他說完這些話,就會不見瞭。

“讓我說完。”他伸手捂住她的唇。

“十七歲,”他腦海中,走馬燈似的掠過他與她的回憶,“你從蘇州回來,我想去渡口攔著你,不讓你看到那些糟糕的事情,可是我又晚瞭一步,你全都看到瞭。”

“十八歲,皇上賜婚。”他粲然一笑,“若是我早一點帶你遠離烏衣巷就好瞭。小枝,不是你晚來一步,是我,是我拖得太晚,太晚。”

他的視線已經十分模糊瞭,他想要仔細地看看她,再好好看看她。

可他做不到,他無法看清她臉上的表情,隻感覺有大滴溫熱的水珠落在他臉上,一滴一滴,淌在他的心裡,那麼那麼疼。

洛枝湊近他耳邊,用隻有他能聽見的聲音,輕聲對他講:“十八歲,沒有晚。小石頭,從我進宮以來,皇上其實沒有碰過我,哪怕一次。所以小石頭,一點都不晚。”

他怔住瞭,他走馬燈一般混亂的腦海中,因為她的話,宛如一顆巨石投入平靜的水面。他用力抓著她的手臂,他扭頭看瞭一眼立在一邊神色漠然的太子爺。忽然想起來,她生這個孩子的時候,正巧是大雪飄飛的冬天,洛枝住的寢宮簡陋無比,就算她有瞭孩子,皇上也從來不聞不問,全當這個孩子不存在。

那時候他隻當皇上憎恨洛枝,卻從未想過也許皇上那樣做,是因為還有別的緣故。

也許皇上之所以會讓這個孩子活在深宮,是想要慢慢折磨洛枝,折磨他江淮欽,讓他永遠隻能看著自己的孩子,無能為力地活著。

可惜他永遠也得不到答案,因為那個讓他和洛枝走得這樣辛苦的人已經死瞭。

他想要問點什麼,他喃喃地貼在她耳邊,無意識地問:“是不是……是不是……”

“是。”洛枝的聲音沙啞破碎,有種絕望的味道,“所以不要死啊,不要死啊。”

然而沒有人回答她,原本緊緊揪著她手臂的手,驀地滑瞭下去。

他的臉上掛著一絲奇異的微笑,這一世荒腔走板、啼笑皆非地走過來,到最後變成這樣的終結,他死前最後一瞬間想到的,居然是那年春回,她穿著石榴裙立在花樹下,盈盈地對他笑。

可一轉身,他就什麼都看不見瞭。

12

鐘離宮內,鴉雀無聲。

洛枝抱著已經斷瞭氣的趙無宴,她已經連哭的力氣都沒有瞭。

“今天看到的、聽到的,誰都不許說出去,否則株連九族!”太子爺陰沉著嗓音,對著左右侍衛喝道,他屏退瞭左右,緩緩走到洛枝面前。

“母後,你與趙無宴……”他有些困惑不解,也不是沒有聽過關於這兩個人的閑言碎語,但他並未當過真,因為一個太監能對一朝皇後怎樣呢?

十八歲的七皇子生得眉目俊朗,洛枝細細地看著他的眉眼,像是已經傻瞭一般。

“你什麼都不需要知道。”她淒慘地笑著說,“你唯一需要記住的就是,你登基之後,要做個好皇帝,做個溫柔的人,知道嗎?”

她輕聲叮囑:“與心愛的女子在一起,不管多痛也要在一起。”

“孩兒知道。”太子恭謹地答。

“天冷要多穿衣,宮裡爾虞我詐,不要輕易相信任何人。”她絮絮叨叨地說著,像個嘮叨的老太婆。

“最後,不要問我為什麼。將我與他葬在一起,不要入皇傢墓陵,找個山清水秀的安靜地方就好。”她說著抬頭看向七皇子,“都記住瞭嗎?”

太子沉默許久,他看著已經死去的趙無宴,又看瞭一眼像是已經跟著趙無宴死去的母後,很多為什麼,都不需要問出口。

她愛他,用全部的感情在愛他。

“算做娘的求你。”洛枝幾近哀求,“好嗎?”

他看著洛枝,最終輕輕點瞭點頭,洛枝便讓他走瞭,她想與她的小石頭單獨待會兒。

這麼多年,他也老瞭,原本烏黑的發都灰白瞭。他為瞭她,操瞭一輩子的心,在最後走投無路再也無法護她周全的時候,他將自己作為最後的嫁妝,陪她嫁入這深宮。

伴著她爾虞我詐,伴著她鉤心鬥角,她從太子妃,一路做到貴人、貴妃,最後是皇後。

皇上立的太子並不是她的孩子,但他哪怕將自己變成瞭人人喊打的佞臣,硬是將七皇子扶上瞭帝位,哪怕在七皇子眼裡,他是個壞到入骨、唯有誅之而後快的大壞蛋。

她總算在他死前告訴瞭他,他一手推上皇位的那個孩子,是她嫁入深宮前的那一晚,她不顧一切去找他,他與她絕望纏綿留下的子嗣。

“小石頭。”她的眼眸清澈如水,宛如這之間接近三十年的歲月裡,從未有過這些酸甜苦辣,她還是丞相府裡任性刁蠻的二小姐,他隻是路過的少年郎。

他從旁邊路過,她丟石頭砸瞭他的頭。

“我們,重新來過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