潘金蓮的淒慘命運與愛情悲劇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0
  • 来源:老师的快感电影完整版_老师的胸软软的真好吃_老师来我家让我插

  奇書《金瓶梅》對若幹市井女性形象的塑造無疑是鮮活的,尤其對潘金蓮的刻畫更是栩栩如生。
  作者不僅讓潘金蓮與西門慶的其他幾房妻妾及一幫姘頭爭風吃醋,還安排她與若幹男人私通,從而讓潘金蓮成為在民間知名度很高的"淫婦"典范。
  其實,這潘金蓮原本也是良傢女子,是可惡的社會才造成她的淒慘命運與愛情悲劇!
  潘金蓮是南門外潘裁的女兒,排行六姐,自幼便是一美人胚子,纏得一雙好小腳,所以人稱"金蓮".
  潘金蓮的父親不幸早逝,做娘的度日不易,隻得將潘金蓮賣給王招宣府上,學學彈唱、寫字之類的。
  十二三歲時,潘金蓮就會描眉畫眼,傅粉施朱,梳一個纏髻兒頭,著一件緊身衫,出落得亭亭玉立。
  潘金蓮十五歲那年,王招宣還沒來得及註意到她便謝世瞭。
  於是,潘母又爭著把她要回來,三十兩銀子轉賣給那張大戶。由此也註定瞭潘金蓮的淒慘命運與愛情悲劇。
  這張大戶是個典型的"妻管嚴",他的大老婆餘氏屬"母老虎"一類。
  潘金蓮十八歲時,已是臉如桃花的大美人,張大戶幾次三番欲收她為妾,都被餘氏"一票否決".
  一天,張大戶乘餘氏到鄰居傢赴宴之機,悄悄地把潘金蓮叫到房中"收用瞭",潘金蓮稀裡糊塗地有瞭一生中的第一個男人。
  那"母老虎"聞知後自然大發虎威,把張大戶直罵得狗血淋頭,對潘金蓮更是百般苦打。
  潘金蓮滿肚子的委屈不知應該向誰訴說?
  張大戶既害怕餘氏,又難舍美人,隻好把潘金蓮白送給寄住宅內的武大郎為妻。
  這諢名"三寸丁谷樹皮"的武大郎,就這樣成為潘金蓮的第二個男人。
  張大戶還暗中給武大郎銀子做賣炊餅的本錢,武大郎挑擔外出叫賣時,張大戶便伺機與潘金蓮幽會。無奈的潘金蓮隻得應酬迎合之。那武大郎撞見時並不敢言語。
  不久,張大戶縱欲過度患陰寒癥而死,餘氏察覺原因後怒令傢仆將潘金蓮、武大郎趕出張府。
  走投無路的武大郎隻好帶著潘金蓮搬往紫石街。
  潘金蓮每天打發武大郎出門後,就在簾子下嗑瓜子,還把那對"三寸金蓮"故意露出來,書上說是"勾引浮浪子弟",其實潘金蓮是覺得自己守著一個武大郎實在太委屈,她也應該有追求愛情的自由,她期盼著自己真正鐘情的男人突然降臨,並讓自己有一個理想的歸宿。
  以潘金蓮自身的姿色條件,她不可能跟那"老色鬼"張大戶有啥真情,對武大郎更是隻有憎惡。她曾對張大戶說過"這天下斷絕瞭男人,何故將我嫁給這等貨!"
  由此可見,在潘金蓮眼裡,這武大郎恐怕連個男人都算不上。
  潘金蓮的苦苦等待,終於在某一天出現一縷曙光。
  "身材凜凜、相貌堂堂"的小叔子武松的出現,讓潘金蓮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什麼是愛戀,什麼是超越床幃之歡的戀情。
  這武松便是潘金蓮日思夜想的"白馬王子".
  我們不妨看看潘金蓮乍見武松時的一段心下思量:"一母所生的兄弟,怎生我傢那身不滿尺的丁樹,三分似人,七分似鬼,奴那世裡遭瘟,撞著他來?如今看起武松這般人物壯健,何不叫他搬來我傢住?想這段姻緣卻在這裡瞭。"(《金瓶梅》第一回)
  作者讓潘金蓮對武松"一見鐘情",並由此夢想著"這段姻緣卻在這裡瞭".
  接下來,潘金蓮便急於打聽武松是否"別處有嬸嬸"、"青春多少"?
  原來這武松不僅未婚配,還長潘金蓮三歲。
  於是,潘金蓮先是用言語向武松暗送秋波,再設法讓武松搬來傢中住,最後上演瞭設酒席向小叔子吐露愛慕之情的那一幕。
  豈料這武松是條終身隻嗜酒不近女色的漢子,"引誘"不成反遭武松一頓嗆白,讓潘金蓮羞愧萬分。
  遭受羞辱後的潘金蓮,對武松是愛恨交加,並開始進行瘋狂的報復。
  武松外出公幹後,她由王婆"拉皮條",與西門慶勾搭成奸,進而毒死武大郎,成為西門慶的第五房妾。
  這西門慶天生風流,傢中妻妾成群,還四處尋歡。因而潘金蓮不可能受西門慶的專寵,單枕孤幃地獨守空房也是常事。
  不甘寂寞的潘金蓮便在該書第十二回中,開始與府中琴童私通。
  之後,在第五十三回中與西門慶的女婿陳敬濟於卷棚間偷情幽歡。
  西門慶死後,潘金蓮更是每天與陳敬濟勾搭,還懷上身孕。
  醜行曝光後,大娘吳月娘趁機將潘金蓮逐出西門府。
  潘金蓮隻得再投靠茶坊王婆,又很快與王婆剛成年的兒子王潮兒勾搭成奸。
  但無論如何放蕩自己,潘金蓮心儀的男人還是武松。
  於是,《金瓶梅》第八十七回中,作者便讓潘金蓮的"夢中情人"再度現身。
  那武松來到王婆傢中,與王婆以一百兩銀子成交,說是要娶潘金蓮,還給瞭王婆五兩銀子的小費。
  潘金蓮信以為真,心中竊喜道:"我這段姻緣還落在他手裡。"
  誰知這是武松之計,結果是她與王婆一起都被武松剮瞭。
  能死在自己心儀的男人手上,或許正是作者給潘金蓮選擇的一個不錯的歸宿吧!
  從第一回的"想這段姻緣卻在這裡瞭",到最後的"我這段姻緣還落在他手裡",我們不難看《金瓶梅》的作者給潘金蓮假設的真正情人乃武松是也!
  可憐這潘金蓮,至死也未享受到一絲愛情的甜蜜。
  也許這正是《金瓶梅》作者刻意描繪的一個人間愛情悲劇。